<dfn id="fxfzb"></dfn>
    <b id="fxfzb"><del id="fxfzb"></del></b>
    <meter id="fxfzb"><strike id="fxfzb"></strike></meter>

         
         
         
        機構職能
        檢察常識
        泉檢須知
        公告公示
         
        官方微博二維碼   官方微博二維碼
        泉州檢察二維碼   泉州檢察二維碼
        刺桐檢閱二維碼   刺桐檢閱二維碼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研究
        論片面共同犯罪
        時間:2015-04-19  作者:陳騰龍  新聞來源:泉州市人民檢察院  【字號: | |
        【摘要】片面共同犯罪在中外刑法理論界中一直存在著爭論,不管是針對其是否屬于共同犯罪的一種特殊類型,還是對其可以存在的形態一直都成為學者們聚訟的焦點。本文從多方面加以論證認為片面共同犯罪是共同犯罪的一種特殊形式,肯定其存在的形態包括片面教唆犯、片面實行犯、片面幫助犯三種,并在此基礎上對片面共犯人的刑事責任加以分析,提出立法完善。

        【關鍵詞】共同犯罪;片面共同犯罪;立法完善



        片面共同犯罪通稱片面共犯,我國現行刑事立法上并沒有正式確立片面共犯,理論上也一直存在著激烈的爭論,主要圍繞著其性質如何及可以存在的形態展開爭論。由于理論上的不統一,導致了司法實踐中的實際操作存有差異。因此在刑事立法欠缺的情況下,在理論上研究片面共同犯罪并將其性質及存在形態加以界定很有必要,也很有意義。

        一、片面共同犯罪性質的厘清

        所謂的片面共同犯罪是指片面共犯人單方面有與他人實施犯罪的故意,并協力于他人實施犯罪但他人不知道有人給予其協力的情形。片面共同犯罪是相對于普通的典型的雙面共同犯罪而言的,其由于雙方之間缺乏主觀意思的聯絡,因此區別于典型意義構成的共同犯罪。在我國現行刑法總則中并沒有把片面共同犯罪劃入共同犯罪的范疇中,司法實踐中對于片面共犯人的定罪與處罰也存在差異。筆者認為應承認片面共同犯罪的存在,將共同犯罪分為全面的共同犯罪和片面的共同犯罪,認為片面共同犯罪是共同犯罪的一種特殊類型,原因有以下幾點:

        (一)將其為認定共同犯罪有刑法理論的支持

        作為共同犯罪理論之一的行為共同說,它從主觀主義的立場出發,認為犯罪是行為人惡性的表現,共犯中的“共同”關系是行為人共同惡性的表現。根據此說共同犯罪是二人以上基于共同的行為而各自實現自己的犯罪,其對共犯的認定并未一定要求雙方之間須存在犯意的溝通,只要求有共同行為即可。盡管行為共同說在認定共同犯罪的其他問題上存有缺陷,有些觀點也值得我們商榷,但不可否認依據此說片面共同犯罪可以成立共同犯罪。另外我們可以從刑法解釋學的角度出發,對共同犯罪的構成要件加以解釋修正。依我國刑法25條規定共同犯罪的構成要件無非以下三個:第一,犯罪主體須二人以上,且須具備刑事責任年齡、刑事責任能力;第二,行為人主觀上有共同犯罪的故意;第三,客觀方面上行為人有共同的犯罪行為。因此我們可以把第二個構成要件加以解釋,認為在片面共犯場合,片面共犯人此種只具有片面性、單向性的共同犯罪故意,對于片面共犯人而言,其已經與實行行為人構成了共同的犯罪故意。同樣的道理,可以對上述第三個要件加以解釋,認為在片面共犯場合,片面共犯人的這種單方面加功行為也已經與實行行為人的實行行為結合為一體,共同導致了犯罪結果的發生,因此認定其與實行行為人有共同的犯罪行為。所以我們只要在共同犯罪的理論框架內對其構成要件給予修正解釋,將片面共同犯罪認定為共同犯罪是可取也有一定的道理。

        (二)將其認定為共同犯罪符合現實的需要

        制定法在一定程度上總會滯后于現實社會,可能由于某種原因,我國在制定刑法典的時候未能將片面共同犯罪寫入刑法典,使對其的認定只能停留在理論層面上。但隨著司法實踐中有關片面共同犯罪的案例不斷涌現,加上有關片面共同犯罪的理論研究不斷深入,正確的對片面共同犯罪加以界定顯得尤為重要。目前由于理論上的不統一,導致司法實踐的處理不大一樣,甚至在其出現的時候無法對片面共犯人定罪量刑追究其刑事責任!耙欢ǖ男谭ɡ碚摽偸菫樗痉▽嵺`服務的,并且實踐是檢驗刑法理論的唯一標準。實踐中確實存在片面共犯的案例,如果否認片面共犯的存在,就失去了追究幫助犯的刑事責任的法律依據”。[1] 因此筆者認為將片面共同犯罪認定為共同犯罪的一種特殊類型,對片面共同犯罪按共同犯罪的相關規定定罪量刑,這樣才能夠正確的指導實踐,避免司法操作上的矛盾。因此筆者認為將片面共同犯罪認定為共同犯罪符合現實的需要。

        (三)將其認定為共同犯罪有立法上的依據

        在我國歷史上也曾有過規定,如《大清新刑律》第34條規定:“知本犯之情而共同者,雖本犯不知共同之情,乃以共犯論”。 我國現行刑法總則中并沒有關于片面共同犯罪的相關規定,但在分則以及司法解釋中可以找到片面共同犯罪的痕跡,如我國刑法第198條第4款規定:保險事故的鑒定人、證明人、財產評估人故意提供虛假的證明文件,為他人詐騙提供條件的,以保險詐騙的共犯論處。另外《關于辦理生產、銷售偽劣商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規定:知道或應當知道他人實施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犯罪,而為其提供貨款、資金、賬號、發票、證明、許可證件,或者提供生產經營場所或者運輸、倉儲、保管、郵寄等便利條件,或者提供制假技術的,以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犯罪的共犯論處。這些都是有關于片面共同犯罪的規定,所以筆者認為將片面共同犯罪歸入共同犯罪的范疇,承認其屬于共同犯罪的一種特殊類型,有著立法上的依據。

        二、片面共同犯罪的存在形態

        在肯定片面共同犯罪是一種特殊共同犯罪的基礎上,我們也應該清楚的認識到片面共同犯罪有著自身的特點,并不一定具有完全共同犯罪那樣的成立范圍。在此問題上理論也存在分歧,學者們主張不一,下面筆者就以共同犯罪按分工分類的標準分析片面共同犯罪,即對片面組織犯、片面實行犯、片面教唆犯、片面幫助犯一一加以分析。

        (一)片面組織犯

        組織犯是指在共同犯罪的過程中組織、指揮、策劃共同犯罪活動的,或者是組織、成立、領導犯罪集團或者是在犯罪集團中起著組織、指揮作用的犯罪分子。從理論上來分析,片面組織犯是指在實行犯不知情的情況下,暗中組織、指揮、策劃犯罪活動的組織犯。組織犯在共同犯罪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從定義上來看,筆者認為組織犯不可能與他人不存在溝通就得以實現的情形。我們可以做這樣的假設,即假設存在片面組織犯,這樣在集團犯罪的情況下,實行犯聽命于片面組織犯,片面組織犯下達命令于實行犯,兩者之間存在著相互的犯意聯系,因此與片面共同犯罪中的“片面”的含義相矛盾,所以筆者認為不可能存在片面的組織犯。

        (二)片面實行犯

        實行犯是犯罪行為的具體實施者,片面實行犯又稱片面共同正犯,是指一方行為人認識自己是在與別人共同實施犯罪行為,而繼續實施犯罪行為希望危害結果產生,而他人并不知道有人參與到他的犯罪當中。刑法界存有兩種觀點。持否定態度的認為,片面的共同犯罪是可能存在的,但不是在任何種類的共同犯罪人之間都能存在,共同的實行犯難以成立片面的共犯。[2]持肯定態度的人認為,實行犯可以成立片面共犯,片面共犯的實行犯是指在一定的犯罪事實中,有片面共犯的主觀心理的一方利用其他違法行為或犯罪行為而加工補充,實現其所希望的犯罪事實的發生。[3]持肯定態度的人也舉出案例加以證明:甲知道乙和丙有仇,并要殺死丙,而甲也想利用乙來殺死丙,某日,乙攜刀去丙家,甲便尾隨,乙用力砍殺丙一刀后以為將其殺死就離去,而實際上乙的砍殺并不致命,甲明知丙未死等乙走后就給丙致命一擊,致丙死亡。他們認為本案中甲便是在乙不知情的情況下參與了犯罪,而且甲也確實認識到了自己是與他人的行為相互補充、協調來完成犯罪的,因此不同于一般單獨實施犯罪行為,認為此時甲成立片面實行犯。

        筆者認為片面實行犯可以成立片面共同犯罪。首先從片面實行犯人的主觀上來分析,片面實行犯人對實行行為人(即不知情的一方)的行為性質,危害后果都存在著清楚的認識,并且在這種認識的基礎上把實行行為人的犯罪行為納入到自己的犯罪故意中,為自己的犯罪行為所用,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結果的發生。此時應認定片面實行犯人與實行行為人的行為已經由片面實行犯人的單方面認識和單方面行為而結合在一起,對片面實行犯人而言,已經形成了單方面的共同犯罪的故意。從客觀方面來說,片面實行犯人是在共同犯罪故意的支配下,對實行行為人的犯罪行為進行了加功,進而把實行行為人的犯罪行為納入了自己犯罪行為中去,使其成為發生犯罪結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在兩個行為的共同作用下產生危害結果。片面實行犯人主觀上具有與他人實施犯罪的故意,客觀上又實際參與到他人的犯罪行為中去,因此承認其為單方面的共同犯罪,是主客觀相統一的犯罪構成理論的當然的邏輯結論。

        (三)片面教唆犯

        教唆犯是指以授意、慫恿、勸說、利誘或者其他方法故意唆使他人的犯罪的人。而片面教唆犯是指在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暗中唆使他人犯罪,使他人萌生犯意并實施犯罪的教唆犯。從立法上來看,目前還未有關于片面教唆犯的立法例。在理論界觀點不一,存在肯定說和否定說兩種觀點?隙ㄕf的觀點認為教唆行為是基于教唆的故意而實施的教唆行為,只要由此讓人決意實施犯罪就夠了,并不要求被教唆人對被教唆的事實有所認識,所以,應當認可片面教唆犯。[4]持否定說的學者認為成立教唆犯必須以被教唆人知道他人故意唆使其犯罪時才可以成立,因此不可能存在片面教唆犯。

        筆者認為可以成立片面教唆犯。從教唆犯的定義上來分析,并沒有要求被教唆的人須“明知”被教唆,因此成立教唆犯只需有教唆行為并由此教唆行為萌生犯意,進而實施犯罪即可,所以片面教唆犯可以成立。如下面的案例:甲跟乙的老婆丙有仇,而丙與丁存有通奸行為,于是乙暗中偷拍了丙丁通奸時的照片,并在和乙聊天的時候故意說要是自己的老婆和別人存在通奸行為,肯定殺了她,不然的話難咽下這口氣。數日后,甲故意把丙丁偷情的照片放在一把刀的旁邊,后來乙見此照片就順便拿起旁邊的那把刀將丙砍死。在此案例中,乙實際上是受了甲的教唆,而乙當然不知道甲在故意唆使他,此時如果不承認片面教唆犯的存在,將很難追究甲的刑事責任問題。而如果承認片面教唆犯,就可以認為甲單方面構成共犯,認定其為片面的教唆犯,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因此我認為片面教唆犯是客觀存在的,承認它對片面共犯人的定罪量刑具有一定的意義。

        (四)片面幫助犯

        幫助犯顧名思義就是在他人的犯罪行為中予以他人幫助的人。我國刑法中關于從犯的規定實際上暗含了幫助犯,刑法第26條規定:在共同犯罪中起著次要作用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這條規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認為是有關幫助犯的規定。而片面幫助犯實際上也可以從其定義中明白其含義,是指在實行行為人不知情的情況下,暗中幫助實行行為人為其提供便利條件的幫助犯。我國刑法總則對片面共同犯罪只字未提,當然也無關于片面幫助犯的規定,但在分則中卻存在著關于片面幫助犯的情形,刑法第358條第三款規定的協助組織賣淫罪,司法解釋對該罪名的解釋是這樣的:協助組織他人賣淫罪,是指在組織他人賣淫的共同犯罪中起幫助作用的行為。如充當保鏢、打手、管帳人等。該罪名只要求行為人有協助他人的故意,并實行了該行為即可,并無要求被協助的他人明知,此條既是片面幫助犯的典型規定。

        從上面關于片面幫助犯的立法可以看出,片面幫助犯在立法例上得到一定程度的認可。但在我國刑法理論界對能否存在片面幫助犯觀點不一?隙ǖ挠^點認為,暗中給實行犯實施犯罪以幫助,事實上是可能的。這種行為,就幫助者一方來說,完全具備共同犯罪的要件,應以片面的共犯論處為宜。[5]持否定的觀點認為在片面幫助的情況下,實行犯全然不知,更突出的表現為個人犯罪的特征,因此按單獨犯罪處理即可。筆者認為片面幫助犯可以成立共同犯罪,對片面幫助犯人以共同犯罪論處是必要的而且也是可行的。例如下面的例子:甲乙和丙有仇,乙得知甲正尋刀殺丙,就暗中故意的把殺人兇器放在顯眼之處,甲拿到兇器后去殺丙,乙又在丙逃路必經的路上偷偷的設置障礙,以致并無法逃脫,被甲追上殺死。[6]此案中甲的行為就是片面幫助行為,主觀上來看其認識到自己是在幫助他人實施犯罪,也希望或者放任犯罪結果的發生,在客觀上也為他人實施犯罪提供了便利,也導致危害結果的發生。其行為具有一定的社會危害性,如果不將其認定為共同犯罪,甲的行為并沒有構成刑法分則中犯罪的構成要件,也就無法追究其刑事責任,這將有放縱犯罪之嫌。

        三、片面共同犯罪的立法完善

        (一)將片面共同犯罪法定化,修訂刑法總則

        我國的現行刑法對片面共同犯罪在總則中毫無體現,僅在分則及司法解釋中有單獨的規定,而且大多數都是關于片面幫助犯的規定。在司法實踐中對其定罪量刑便存在著難題。司法實務中有的按單獨犯罪來處理,有的按共犯中的從犯來處理。隨著片面共同犯罪理論的日趨成熟以及司法實踐案例日漸豐富的情況下,筆者認為適時的對共同犯罪的刑法規定加以完善,在刑法總則中明確規定片面共同犯罪是有必要的。筆者認為可以將現行刑法第25條關于共同犯罪的規定修改如下:共同犯罪分為全面的共同犯罪和片面的共同犯罪,全面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片面共同犯罪是指行為人單方面有與他人實施犯罪的故意而他人并不知道的情形;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這樣就在刑法總則中承認了片面共同犯罪屬于共同犯罪的一種特殊類型,明確了其性質如何,避免了理論上以及司法操作中存在的分歧。

        (二)片面共同犯罪的刑事責任認定確定化

        在分析片面共犯人的刑事責任之前,我們應先將實行行為人與片面共犯人兩者之間的關系加以界定。實行行為人在實施危害社會的行為中,始終都是按照自己的犯罪意志進行的,并沒有因為片面共犯人的幫助而起到強化或者弱化其犯罪意志及其犯罪行為的作用,因此在對實行行為人進行定罪處罰時,應遵循罪刑法定原則,罪責刑相適應原則等刑法基本原則的前提下,按照其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以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等進行定罪量刑。不能簡單的把兩者加以聯系,從而影響了雙方之間的定罪與量刑。

        片面共犯人的刑事責任如何?我國法律及司法解釋中找不到任何依據,學者主張對于片面共犯人應以實行犯的從犯來定罪量刑。筆者認為在我國刑法總則并未規定片面共同犯罪的情況下,為了不放縱這種特殊的犯罪分子而將其作為實行犯的從犯來處理有其積極的一面,但是隨著片面共同犯罪理論的深入研究以及司法實踐中案例的不斷涌現,對片面共犯人一律按實行犯的從犯來處理不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如下面的案例:甲明知乙和丙有仇,并知道乙要殺丙。甲平時跟丙也有過節,也想致丙與死地。某日乙跟甲說他要拿把刀把乙砍死,于是甲偷偷的在乙的刀上抹上了劇毒。數日后乙攜刀去殺丙,砍殺數刀后以為丙已經死亡便離去。事后法醫鑒定,乙的砍殺并不致命,而導致丙死亡的是刀上的劇毒。在本案中,實際上甲的毒藥才是丙致命的關鍵所在,其行為對丙的死亡起了重大的作用,如果對其仍按從犯的處罰原則來處理將違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筆者認為對片面共犯人的刑事責任應具體問題具體分析,不能一概而論。

        對于片面教唆犯,筆者認為對其可以按照實行行為人所犯罪行的性質來認定其罪,并以該罪既遂的標準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因為對教唆犯來講其具有一定的主觀惡性無可非議,但從客觀上來講,其并沒有親手去實施,也沒有直截了當的教唆他人去實施犯罪,并且被教唆之人是否去實施犯罪也存在未知數,因此對片面教唆犯而言其對法益的侵害程度較輕,對其按既遂的標準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對于片面幫助犯,我國刑法總則并未明確規定幫助犯,學者大多承認刑法第二十六條是關于幫助犯的規定。既然在全面共同犯罪的場合,對共同犯罪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按從犯來處理,那么對于片面共同犯罪的場合,對于片面幫助犯人來說對其按從犯來處理符合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最后對于片面實行犯,筆者認為片面實行犯的刑事責任認定應細致分析片面實行犯參與犯罪的程度,深入研究其行為對危害結果發生的作用。如果認為其對最后的犯罪結果起主要作用則按主犯來處理,如果認為其對最后的結果起次要作用則按從犯來處理。

        綜上筆者認為在以后刑法的修訂過程中可以將現行刑法25條至29條加以修訂,重新構建一個完整的共同犯罪理論體系,承認片面共同犯罪的存在,并將其類型及刑事責任認定確定化,使我國的共同犯罪理論趨于完善,也便于在司法實踐中進行操作,有利于我國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建設。

        參考文獻

        [1] 高銘暄.新中國刑法綜述[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86,56-58.

        [2] 馬克昌,羅平.論共同犯罪的概念和要件[J].政法論壇,1985,(4):15-18.

        [3] 李敏.論片面合意的共同犯罪[J].政法論壇,1986,(3):4-9.

        [4] [日]大谷實.刑法總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27-329.

        [5] 馬克昌,羅平.論共同犯罪的概念和要件[J].政法論壇,1985,(4):5-8.

        [6] 陳興良.論共同犯罪[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6,100-104.

         

        版權:泉州市人民檢察院 京ICP備10217144-1號
        泉州市新聞道德委舉報郵箱:qjxcc007@qq.com 舉報電話:0595-68865258
        技術支持:正義網

        能赢钱的捕鱼游戏